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忠祥 的博客

 
 
 

日志

 
 

谁能逾越这座丰碑——评夏青  

2007-12-07 16:0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您读到这篇短文时,我建议读这个标题时要四四断,无论朗读或默读。

我是职业播音员,只要我手捧文章,无论是播音还是默读,我都会为每一行文字断句。刚开始播音时,每篇稿子都划满了一节节的横线,断句、停顿、逻辑重音、专有名称、容易出错的地方,都做下记号。我一开始工作就知道专业播音员备稿时都必须划稿子,除非时间来不及——因为急稿经常会在播音进行时塞入播音员手中。

夏青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教过我划稿子,在技术上这是直播的保险绳、救生圈和险路的护栏。如果句子当断不断,不当断而断,不仅在表情达意上会影响语言传达,削弱情感色彩,同时也会出差错,出笑话,成笑料。

我们业内流传这样的笑话:“外交部长姬鹏,飞到机场迎接”。原外交部长姬鹏飞,起码在那一代新闻播音员中无人不知,之所以出错实属断句错误,当然也是紧张所致。但备稿时划了记号就基本保证绝不会出现这样的笑话。还有,非洲的莫桑比克原来称为莫桑比给。有这样一个笑话:“莫桑比给、几内亚、葡萄牙”,一串国名,念对了,什么彩也没有,几个国名而已,但要是这么断句,就乐子大了:

“莫桑比│给几内亚葡萄…….”

女声一旁提醒“葡萄牙”,“啊,还有牙”。

这个例子极可能是杜撰出来的,但很有“示范性”。

如果划上记号:“莫桑比给几内亚葡萄牙”,在直线内的词组打死了也不能断开,这就是划稿子,夏青教我句子该怎么断和稿子怎么划。

凡是新闻播音很棒的人,都会仔细划稿子,播得越规整,划得越细致,断、连、重、轻,一丝不苟。对异读字、生僻字一定要查字典,标好读音,这几乎就是“金科玉律”。专业播音员拿过一份同行划好的稿子(换班或重播),如果来不及按自己习惯略修一下,就这么照划好的唸也绝不会有错。

1960年2月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部实习两个月左右,每一位当班播音员备稿时,我都默默看过他(她)怎么划稿子,每个人的特点我都记住了。也许因为是我老师的缘故,我认为夏青划得最好,也是播得最棒的新闻播音员。学习是渐进过程,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越修行就越应该懂别人的长处,过了几年我才越发领略到夏青播音的功夫和吐字断句的精致。

虽说夏青带过我,但播音部指定的老师是费寄平,那是一位和善的老大姐。她当年外派到莫斯科担任对华广播播音员。夏青刚到电台时就是她带着训练的。费寄平告诉我,她当年是掐着秒表教夏青断句,停顿。难怪夏青在标点符号的停顿上犹如机器般(现可称电脑般)准确,顿号1秒,逗号2秒,句号3秒,我每次听他播音都暗中赞叹不已。直播首要是准确性,其次是连贯性。我们叫准确、鲜明、生动,功力中很重要的是断句。要说明一点,标点符号的处理仅是断句的一部分,并不是断句的全部,断句是保证稿件口语表达准确的重要措施。但夏青那样处理的我从不敢尝试。偶尔必要时,个别地方我可以比他断的时间还长,但新闻专稿这么断也仅他一人。如果没有他那样的功力,只模仿他断句,会把一篇稿子播成一盘散沙,支离破碎,但夏青这么断却会让人感到完整,完美。

他告诉我:古人文章原稿,今人是无福亲睹了,古本书籍早先是囫囵一篇。夏青当年教我划稿,断句,目的是为了更好的领会原意,把这一本天衣无缝的文章分成句子,有停有顿这是一门学问,称句读学,这是大学问家对古文的断句。播音员和朗诵者对古典文学或现代文学的文章、诗词进行口头创作时,也都会按自己的理解表述。备稿中的一道重要工序是划稿子,划稿子中重要的一环是断句,断句不仅标明停顿之处,其实也标出决不能断的部分。

夏青的声音更得天独厚,他的声带一定闭合的异常良好,偏高的男中音,字正腔圆,而且在松弛中也带着金属色泽。加上他的功力,使他的播音声声入耳,打动和震撼人心,我听他播音觉得是一种享受。

上世纪60年代初,夏青的播音艺术已经达到巅峰状态。而这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中苏两党论战开始了。按照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我们要回到那个年代去体味那个年代的是非、情理和争论,要体味到那时世界的状况、中国的国情和中国人民的情感。当年中共中央发表了九篇政治文章,史称“九评”,每篇约万字左右。首先在电台广播,夏青的幸运降临了,非他莫属。播音功力和理解与把握文章的才华在当时团队中无出其右者。他赶上了,赶上了当一位名垂青史的播音艺术家的千载良机。夏青不负众望,他的义正辞严的气概和响遏行云的华彩之声大气磅礴、余音绕耳,使我十分震撼和感佩不已。

每当得知预告,哪一天,什么时间要播几评了,我都会一个人找一个安静房间,离收音机很近,等着夏青的声音。这声音带给我力量、鼓舞,还伴有享受和美感。神州大地,同时听到这充满正义感和感染力的发自内心又深入人心的声音。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声音,这是当时八亿中国人民的声音,没有一个听众不为他叫好,因为“九评”通过他的理解,他的表达,他的声与情引起举国上下的共鸣,我有时会莫名其妙的涌出泪水,真的,那是被夏青传神的功力打动的。

“九评”还没播完,周恩来总理亲临广播局祝贺,表彰!还有小平同志、陈毅同志,一道前来,这是广播史中的重要时刻。

周总理看望夏青等参加“九评”播出的所有人员,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表扬并感谢他们所作出的出色成绩,领导人也是听众,夏青的播音感动征服了所有听众。

当天,总理在人大会堂设宴为有功人员庆功。那是一个崇尚英雄和崇尚气节的时期,当然也正是中国人民处于三年自然灾害之中,因而国家处于困难时期,九评的播出也极大的振奋和激发了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奋发图强的斗志。周总理十分激动,据说当即决定从国务院拨专款给全国每个播音员提1—3级工资,那时全国人民正在挨饿,总理决定再给播音员每人每月发四斤鸡蛋,做为营养补助。

我早已离开电台播音部,奉调回电视台。我和“九评”的播出连边儿都沾不上,充其量我仅是一个忠实听众。但党的阳光雨露却没拉下我,我才播了几次音呀,竟忽然接到通知,给我加薪两级,每月发给我四斤鸡蛋。我虽感荣耀,但也有无功受禄的惴惴不安,努力吧,好好干吧!

就我所知,以一个人的功劳给全行业的同仁都带来光荣和重奖,除了夏青,再也没有过第二人。几十年来,这是绝无仅有的事例,播音行当在国家最困难时期,得到过最特别的关怀。

我个人深深感念着夏青。他该得重奖,我心服口服,而他带给我们的是全体受惠。以后,我与他在路上相逢,跟他打招呼,他仍只淡然一笑,一袭布衣,默默的上班来,下班走。居功至伟,竟仿佛他自己并无察觉,仍是儒雅的、默默的尽职尽责,收音机中仍不时传来他的各种播音作品。

我们当年的风气,没大没小都直呼他“老耿”。他姓耿,原名耿绍光,夏青是播音名字。

他是我接触过的同业中文字功底最扎实的一位学者型播音员。一直到他卧床休养前,每逢我在播稿时,遇到字典查不到的生僻字,或对字义有疑问时,都会打电话,向他请教。他会耐心地,客客气气地告诉我某字如何读,怎么讲。“匹夫而为百代师,一言以为天下法”,他是活字典。

日子一天天过着,四斤鸡蛋早就不领了,所有人的工资也提了若干回了。跟先前比,我们过上好日子了,随着全国人民物质生活的提高,曾至关重要的物质补贴已经淡化于无形,可是往昔的荣誉却弥足珍重,我只要一息尚存,自不会忘记党和政府给我们的关怀厚爱。

夏青去世了,2004年夏天白谦诚和我参加了追悼会,我们在他灵前致哀,我想着有一天我们会为他办个研讨会,研讨一下,我们如何才能赶得上他们的功力。

  评论这张
 
阅读(239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