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忠祥 的博客

 
 
 

日志

 
 

网易专访稿件  

2009-08-28 16:4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新闻:赵老师,有人会认为您复出主持《舞林大会》,而且是这么闹腾的一档节目,会觉得您是担心被人遗忘了?

赵忠祥:这个有一个误区,就在于《舞林大会》不是我要去 的,其实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你们去申请,人家也未必让你们去,都算上了,全国的主持人都申请,你主持的再好人家也有一个选择。比如谢晋拍一个电影,那么 多演员,他只有一个主角。有一个逻辑顺序,是人家找的我,我不想去,三请四邀我勉为其难,而且我说我主持了几场我就不主持了。至于我怕人家忘了我,人家忘 了我不忘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由你说了算吗?……如果你曾经给这个时代做过若干的好事,想忘也忘不了,大家会长远的记住你。如果你没做过什么事,你就写“赵 忠祥到此一游”,刻成金字人家也不一定记得你。

网易新闻:那么赵老师,您之前在接受一家媒体的采访的时候,说您主持《舞林大会》之后精神腾飞了,是吗?

赵忠祥:精神腾飞了,那一瞬间吧。

网易新闻:那一瞬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能跟我们说一下吗?

赵忠祥:那种感受就好象我年轻的时候进了舞场一样的感 觉,听了音乐脚摇动的感觉。像我现在这把年纪了,听到了音乐带节奏的,听到了探戈,听到了快四,听到了华尔兹,特别是维也纳的华尔兹,然后再听到桑巴、伦 巴,那种感觉……一个对艺术有感触的人在这种场合不可能没有感觉,这是音乐的一种魅力。

网易新闻:赵老师是一个舞林高手?

赵忠祥:舞林爱好者吧,我18岁开始跳舞。

网易新闻:不简单,有人说您是接受了一个地方台的邀请,说是年薪300万,您对这个金钱是怎么看的?或者您爱钱吗?

赵忠祥:我爱钱,你也爱钱,你也爱钱。但是我告诉你我不 爱钱,因为我认为我的积累以及我的财富足够维持我到离开人世这一天,同时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有一个能让我自己过一般的生活比较丰富的养老金,退休 金,另外我的医疗目前来讲几乎是全都可以保障的。我没有任何的这种负担,所以钱对我来说,我不知道我再拿一个亿或者两个亿我去干什么,因此我没有实质的追 求。但这不等于说你对钱有仇,那是没有仇的。……我们积累财富,社会也需要积累财富,国家也要说GDP多少,一个企业也是有利润的,如果你们企业为了利 润,那这个企业很卑鄙,那这种说法让我觉得很诧异,所以最近有这种言论,我觉得好像是不是这种人仍然生活在一个极左的时代,或者他非常迷恋计划经济的时 代,就是你做出多少来也不应该给你有加班费或者什么的……

网易新闻:您想成为富人吗?

赵忠祥:我想成为富人,我当然想,我希望我们全国人民都成为富人,我们国家也成为一个富国。

 

网易新闻:赵老师,您这次复出以后给人的感觉特别敢说,而且跟以前的这种在电视上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标准的播音员的形象,好像让人觉得有一些出入,有些人就会怀疑,说是不是你本来天性其实是一个比较活泼,比较敢言的人,只是因为以前的工作环境,在央视然后才变得很少发言了?

赵忠祥:我在央视服务于我的团体、服务于我的机关的时 候,我必须首先考虑我自己的行为举止会给我们单位带来什么。因此有的时候我说一个非常坦诚的话,就是有的时候我很想去,或者是仗义执言,或者是拍案而起, 或者是据理力争,但是往往我会想到这样做的过程当中,我是一个职业者,我在职场当中,我要采取一些职场以外的举措的话,人们会跟央视联系起来。我对央视的 深情厚谊,我是不忍心让我们央视由于我的一种因素拖累了他,这是我最大的一个考量。因此当我在官司上或者在各个方面,我真的想做一个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我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或者如果我真要这么去做的话,我也得去按照我的惯例,我也得去请示我的领导。

那么现在,我退休了,退休了不等于说我就不考虑民族,不考虑国家,不考虑家庭,不考虑原单 位,都不是。但是我觉得应该是退一步了,退一步我基本上应该能对我自己的言行负我一个公民的责任,负我的法律和道义的责任。因此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只要我 不违法,不触犯到公众的道德的界限,那我说什么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比较宽松,对于我自己来讲比较宽松了。我也觉得我可以来表示一下态度,你们不要动不动就 跟央视联系在一起,没有必要。第二,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们批评我的话,也允许我改进,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坦率的说是更轻松了一点,也可能会带给你,说过 去你不说今天怎么说了?过去不说的不等于将来不说,大家都有话语权,别人有我也有。

 

网易新闻:赵老师,在您的这本新书里面有相当的篇幅是回应了04年的所谓的“绯闻”,但是我们很不明白为什么旧事重提?因为您已经声明了很多次了,就是那是一个捏造的事情?

赵忠祥:不是,这本书你仔细看的话,我是站在一个公民的 角度,站在法律的角度写的,实际上我是写立案、结案,我对现行的法律进程,作为一个公民我提出了一些建议。其实对于人物,对于事件的本身我并不介意,这个 没有什么,因为本身不成立的事情,不管报纸上报多大的篇,没有一个记者当着我的面说你掌握了、确认了什么事,没有,到现在没有,我期待着有,因为没有的事 他不可能有。所以我不在于说你曾经有过一件什么事,或者人家说你怎么着,别人说你怎么了,这个不是我能控制的,你看完我的书之后你会知道,我是描述了两次 法律的过程。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公民,我对依法治国,执法立国,公正执法我提出我回顾性的总结和建议,我觉得这种行为,我今天可能说了又会得罪人, 我觉得这是一个高尚的行为。如果我们面临着这样一个话题,我们觉得他大部分都是很好,有一些我们提出来商榷,希望这个国家好,希望我们的法制更健全,更公 正,以法治国使得我们的和谐社会建造的更好,这个时候我不怕别人说旧事重提,这个没有关系,一切都没有关系,因为你仔细读我的书,每一个字都读的时候,不 应该读出这个来。

网易新闻:其实我觉得像现在这个社会,当然就是说04年的所谓的“绯闻”是捏造的,但就算是说真的如果成立的话,其实像现在这个社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也挺正常的,大家没有必要就这样拎着不放吧?

赵忠祥:你很善良,第一,我们不能给人家一个口实,说我 们认为这样一种状况是不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的,这个不应该是这么说的,今天我们当着公众不可以这样认知……大清王朝都说捉奸要双,捉贼要赃,但是回过头来 讲,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社会上,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尽管法律可能没有权限对这个问题进行审判,或者一般的道德来讲好像人们已经宽容了,但是这并不意味 着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这么做,我们还以不这么做为好,以这么去做为不好,得有一个是非界限。

但是我在这本书里,其实我并没有主要的说有或者没有……没有人说我看见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 出来证明,没有人出来,就像我们说外星人似的,你嚷嚷了半天,科学需要证据,你没有证据就讲,那这个社会还成体统吗?……我只是站在一个公民的角度来讲, 如果我们的法律,侦破机关连这样的一个字条,你经过了鉴定以后都不能说出他是对的还是错的,你说是我的也没关系,你说不是我的也没关系,你不应该说我说不 出来是你的还是不是你的。

我说一个实话,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生活,今后你未必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或者过去我们未必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那么现在这件事情轮到我了,我就要打一个问号,你们吃着纳税人的粮食,你们为什么不能够公正的执法, 说出一个为什么,如果连这个我们现在都侦破不了,我们的水平就是这么一个水平的话,那么我们过去判的案子有什么根据?我很大胆的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我作为 一个公民,我很有顾虑的,我怕有关方面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其实并不怕谁说我什么跟谁怎么着。我觉得我真的,应该叫仗义而言,有的人未必敢写,我觉得我写出 来以后,我就要经受住法律的检验,你如果再鉴定,我可以去。


网易新闻:赵老师,您是什么时候加入了中央电视台呢?

赵忠祥:1960年的2月,上个世纪。

网易新闻:距今已经快将近半个世纪了?

赵忠祥:如果忽略最后的尾数的话,就是50周年。

网易新闻:赵老师我们想知道,在您加入央视的时候,那个时候好象是革命的年代,感觉都是那种很高昂,很激烈的声音比较受欢迎,为什么央视会选择您这样一个给人感觉很温润的主持人呢?

赵忠祥:我的高音还是很尖锐的,我原来也有比较气壮山河的播音气势,那是20岁的时候,后来我解说比较多,然后找到了目前这样的一种形态。

网易新闻:那您还记得当年用高亢的声音播音的一段吗?我们非常想听一下您高亢的声音,因为现在您的声音都非常的温润?

赵忠祥: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你让我重现20多岁时候的 感觉也很难。我只是跟你讲,那个时候我播音的感觉会比现在,比在电台或者一般的在电视的新闻当中听到的男声播新闻的感觉,要更高昂一点,或者是更刚性一 点。但是我们后来,尤其在文革当中几乎是很喊的感觉。后来在改革开放以后,大家在播音的过程当中逐渐的去找那种比较一对一的,和观众说话的基调和感觉。总 体播音的调都换了不少。

网易新闻:那赵老师,当时您嗓音有一点嘶哑的时候,那个时候您是在播什么节目呢?

赵忠祥:那个时候就是播当时文革的信息,因为你们很小你 们不记得,成年人都会记得街上有的时候过喇叭车,高音喇叭,喊一些口号,播一些很热烈的所谓的革命词藻,那个时候他就要求非常高亢,非常响亮,就像喊口号 一样的去播,人们才觉得这个才是带有革命色彩,如果你按照《动物世界》那样的播出来肯定不行。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人的声音,不是我一个人,他经常在这样一种 高分贝和大音量,以及超过你能力的高音的过程当中,长时间的使用,对身体会疲劳,继而会产生暗哑。



网易新闻:赵老师,您曾经说过您想做中国主持界的华莱士是吗?

赵忠祥:没有,华莱士因为他们创造了60分钟,中国主持界如果只是做60分钟华莱士那样的主持人的话,我觉得太单调了,如果我是华莱士我会觉得很单调,一生就做了一种样子。

网易新闻:那么现在您自认为在中国的这一拨主持人当中,您算不算数一数二的?

赵忠祥:数一数二的老是毫无疑问的,然后数一数二的让观众喜欢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自己那么说人家会说你很无耻,我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网易新闻:那您对自我的一个评价呢?

赵忠祥:50年的工作,第一我是尽心竭力,爱岗敬 业,50年来大型的综艺晚会,或者是任何交给我的任务,我今天可以很骄傲的说,我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在直播的过程当中我没出现过一次差迟。不求有功但求无 过,有可能播的不是那么好,但是没有错,我觉得第一要素不出错。你们可能问了怎么不出错?我说爱岗敬业都是虚的,我觉得第一你的基本功要扎实,你够基础。 伊辛巴耶娃这次她连一个成绩都没有,我觉得她每次破世界纪录都是一个常态了,现在出现这么一个状况,给我们一个警钟,你尽管很有把握做这个事情,但是你长 期做下去的话,常在河边走,不可不湿鞋,炸油条的没有身上不见油的。那么我再播51年,52年的时候会不会出现大的差错?那不敢说,但是很幸运的是,目前 没有差错记录。

网易新闻:那您觉得央视主持人跟凤凰卫视、湖南卫视那些主持人比起来,您的评价是?

赵忠祥:这个不好评价的原因就是任何一个工作单位,他会 有一个工作单位本身对你的要求,作为我们在职场工作的主持人来讲,你第一要符合你台里或者你的栏目组对你工作的要求,甚至于是你的风格。风格和风格之间是 不好比的,我们不能说哪种风格就是很糟糕,哪种风格就一定是非常好。但总得来讲群众会有一种口碑,就是说最广大的群众他对你播音的总体风格,你的表现以及 你工作的业绩,他心里头怎么评定你的,那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我就说这就像大医院和小医院,小医院也有好大夫,大医院也有实习生,因此我们不可比的。

央视是国家台,国家台就是等于,如果我们用运动队来,我经常会捎带观众的比喻,说你是“国 嘴”、“国脸”,有的时候我听起来也是很别扭的,别人也会觉得怎么会这么称呼,你们是不是自认的?我觉得没什么,因为你进入国家队,你要是踢球的你就叫 “国脚”,即使坐冷板凳也是“国脚”,下围棋你是国家队的你叫“国手”,这个没有什么新鲜的,但是“国手”不一定就是冠军。因此,比如说央视作为国家台, 你里面的工作人员,如果我们戏称为他是“国嘴”,我觉得也不为过,但是每一个“国嘴”都要比“省嘴”都好,不能这么说,也不能这么比。

网易新闻:赵老师,您是去年就退休了,跟邢质斌老师也是同一个时间段,她是今年,那就是有人会比较奇怪,为什么您退休之后不像邢质斌老师一样,就比较低调的去过退休生活,而是选择了复出?

赵忠祥:你怎么知道将来邢质斌不做这个事呢?不就一个月嘛,我退休一年多才主持了两场晚会。

“我只是一个老的主持人”

网易新闻:那赵老师,问您一个确实不太礼貌的问题,网上有疯传,各个论坛都在传,说有一张您没有戴假发的照片,对您头发的问题网友貌似特别感兴趣?

赵忠祥:其实问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稀奇的,这个问题今天我想我去说这个问题都没有依据,我也不知道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网易新闻:我拷贝下来了,要不您看一下。

赵忠祥:我至少应该说这个不是我的图片。另外那个化妆师是谁啊?

网易新闻:就是网上的一张照片。

网易新闻:说是中央电视台化妆间拍的。

赵忠祥:他必须得这样拍,你要知道化妆师给你做化妆的时候前面是镜子,不可能有一个镜头的设置。

网易新闻:所以您觉得这个照片不是您?

赵忠祥:肯定不是我。

网易新闻:赵老师,我们特别特别希望您能够用《动物世界》的语气帮我们配一段文字。

赵忠祥:看什么文字,适不适合我说,这是很重要的事。

赵忠祥:中国运动员出场了,只见他一条枪舞的如蛟龙出水,虎虎生风,不禁让我们想起了我国三国时代的赵云、赵子龙、猛张飞、关羽,关云长,关羽使的是刀,哦,对不起,他使的是——棍!(原解说:韩乔生)

网易新闻:赵老师,我们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您是一位普通的电视观众,那么在您的心目当中,赵忠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赵忠祥:我自己给自己一个评价,是一个老的主持人。

网易新闻:那您觉得您希望在观众的心目当中,赵忠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赵忠祥:赵忠祥曾经很尽职尽责的为大家服务了50年,应该还是一个比较称职的主持人,我觉得能够有这样一个口碑就已经很不错了。

网易新闻:退休以后呢?

赵忠祥:大家就已经很包容我了,退休以后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还要我自己再尽心尽力的去做一些我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我可能做不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520)| 评论(10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